為什麼我會這麼說?
在大學期間花了一半以上時間參與學生會,應該比大多數在校生還要更了解,並且有理由支持學生會的存在,為何又這樣看衰它?

在討論為什麼沒有無所謂之前,先看看為什麼會有學生會;先不看其他國家的,就看臺灣就好:

臺灣所有大學因《大學法》第33條要求,全部都有學生會及其他相關自治組織,而中華民國教育部高等教育司的大專院校改制評鑑亦將學生組織的自治程度列入考量。《大學法》將學生會定位為學生自治組織,並規定大學應輔導學生成立由全校學生選舉產生之學生會及其他相關自治組織

─ 《維基百科》學生會

依照法律,所有的大學都要有學生會,這不是今天你爽要不要的問題,如果這間大學沒有,就是違法。

至於學生會的功能有什麼?

學生會如同一個小型的國家組織,學生有權直接或間接的參與學生相關事務的決策,如《大學法》第三十三條規定:校務會議必須有不得少於十分之一由選舉產生的學生代表出席。

─ 《維基百科》學生會

簡單來說:

  • 整合學生的相關事務並決定
  • 代表該校全體學生向學校或校外發聲

由所有在校生投票選舉出來的學生正副會長,再由各系選出的議員來監督行政,而另外推派出來的評議會行使彈劾、糾舉及審計權,三方制衡以免一方獨大,一切依法行事,又符合民主,聽起來是那麼的perfect。

但問題就在這裡了。

二十多年前,臺灣社會的拘束還很多,若能夠實現學生自治的自由,想必是很振奮人心的事,同時資訊和娛樂發展的程度和現今迥異,因此學生們在校內的連結相對強上許多。而現在,在娛樂和交際方面不再那麼仰賴學校的資源,並且在廣設大學之下,許多人視大學也只是一個過程或是跳板,再加上經濟已久未有起色,學生更在乎金錢上的收入,更何況,20歲的大學生已經可以直接參與國內政治,誰還跟你玩政治模擬遊戲?若連跟學生關係較近的系學會都沒人支持,更別說學生會了。

王為民而存,王無民則歿

─ 《鋼之煉金術師》姚麟

於是乎,學生也不在乎有沒有學生會,不過當靶子打倒是很好用。遇到一些有關學校不合理或不順眼的事情就出來靠北一下,然後又迅速地被其他資訊淹沒,而事實上也大多是當事人的murmur或小打小鬧罷了,反正再怎麼大的問題,畢業後也不關我的事了。

我在學生會任內期間,多次不滿為什麼我們為學生做了這麼多,但學生們卻不在乎我們為他們做了什麼,甚至存心想幹翻我們。有人會說,是因為沒有看到做出什麼大事,但學生會想做時,他們又會出來支持聲援嗎?

而現在,我認為是整個大環境的趨勢,與我們做得好壞其實關係不大;學生覺得不需要學生會,那它為什麼還需要存在,而淪為只是組織間的內耗與內鬥。我們所認為的正義,若拿去強加在別人身上,那就不叫做正義,更違背了自由。早在十幾年前,許多大學已經有正副會長難產的狀況,甚至倒會,我就不信,若只是組織內部的幾個問題(宣傳、政績bla bla bla),十幾年後的今天,全國那麼多所大學,仍然沒有真正的解決這問題。

雖然我說這是趨勢,但也不表示這是一件好事。說實在話,臺灣的民主本來就很失敗了,很多人從來沒真正地把自己當成主人,認真地為自己、為臺灣做主,承擔起為社會付出的責任,而整個社會都呈現這種氛圍,那又怎麼能期待進到大學就突然懂了呢(笑。

個人認為,原因在於臺灣的教育缺乏了思辨,只灌輸這樣是對的,這樣是錯的,而且答案只有唯一解,其他的事不用管,在這種體系成長的人,你會期待他會去理解並思考何為民主嗎?

扯了有點遠,回到正題。雖然以我個人立場來說不太合適,但我對學生會的未來是悲觀的,若說要改變現況的方法是轉型,那根本違背了學生會存在的意義。若哪天學生了解學生會的使命與重要性,也深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那我也很樂意觀察其中帶來的改變,大家能做的可以是對公共事務的參與,而不侷限於校園。

《完》

首圖來自AVG《戀愛、選舉與巧克力》,亦有動畫化,是ACG裡少數較認真提及學生自治的作品,內容挺有趣的,有興趣的可以去了解一下。

Share: